地下水灌溉能否為非洲小農創造「三贏」?

Category: 2016 Created: Monday, 09 January 2017 14:03
Hits: 460

根據國際水管理研究所(IWMI)的調查,若在薩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開發「極具」潛能的地下水灌溉,可為環境永續經營、農業產能與促進社會平等帶來三贏。該研究報告本週於英國國會跨黨派農糧發展委員會(APPG)中發表。目前,非洲僅有百分之一的農業用地使用地下水灌溉,IWMI的專家與該委員會中其他專家指出,這代表小農水資源管理最佳化有極大的改善空間。

Irrigation pipes Mozambique

譯者:華文版世界水資源日團隊

根據國際水管理研究所(IWMI)的調查,若在薩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開發「極具」潛能的地下水灌溉,可為環境永續經營、農業產能與促進社會平等帶來三贏。該研究報告本週於英國國會跨黨派農糧發展委員會(APPG)中發表。目前,非洲僅有百分之一的農業用地使用地下水灌溉,IWMI的專家與該委員會中其他專家指出,這代表小農水資源管理最佳化有極大的改善空間。

投資馬達抽水機來擴大地下水灌溉估計可使一億八千五百萬人受惠,並為非洲大陸添增220億的年收入。除此之外,IWMI與印度的合作夥伴並已成功引進太陽能灌溉系統,這將減緩抽水對水與土地帶來的衝擊,使農民增加生產力,且為偏鄉貧民帶來社會利益。

「非洲蘊含許多水資源。首要挑戰就是確認水的所在處、水的種類,以及試著更有效的用水。」APPG的主席,迪靈頓的卡麥隆勳爵將此做為委員會的開場白,接續說道:「眾多問題底下,藏有很大的契機。」

向委員會報告時,IWMI的夥伴與知識管理部部長茱莉.范德.布列克(Julie van der Bliek)列出一些非洲農民現行的灌溉技術與成效,並指出小農的農業用水管理(AWM)最高可大大提升至300%。

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的許多國家,小型私有灌溉的重要性在土地範圍、服務人數與收入上都已超出公有灌溉系統。舉例來說,在迦納,小型私有灌溉區的僱員人數已達公有灌溉系統的45倍,灌溉的土地面積則是公有系統的25倍。
布列克女士並額外補充:「小型灌溉對於上百萬人的糧食安全來說舉足輕重。」

茱莉.范德.布列克的報告
水資源管理的重大挑戰

然而,探索農業用水管理仍有為數不少的挑戰有待克服。論及抽水機,迦納大部分的抽水機所有權人是全國收入前百分之二十的富人。於是,水資源的平等取用與技術成了眾人關切的議題。

即便如此,在衣索比亞茲懷地區(Ziway),一位育有7名孩子的寡婦可魯.曼哲薩(KuruMengersa)的經驗顯示,這些是可以克服的障礙。她與其他三位農民以信貸的方式合購了一台抽水機,並學會了如何於自家土地上管理水資源。「我們的生活在各個層面都不再相同。」她這樣告訴IWMI,並補充說明這讓她有了額外的收入,讓她的家庭經濟狀況更為穩定。

其他的風險包括永續性與環境衝擊。海外發展機構(ODI)的水資源政策專案主持人羅傑.克洛(Roger Callow)告訴APPG,非洲可以從中國錯誤的經驗中學習,中國的地下水農產經濟蓬勃發展,促使決策者在水資源政策劃下三道「紅線」限制取水量,以達促進用水效益與維護周圍水品質的目標。

灌溉資源雖受限於大環境、成本與即時性,資源選擇的影響範圍卻不止於生產者。IWMI仍在調查灌溉成分帶來的影響,但初估約有介於500,000到800,000人在迦納因使用廢水灌溉而食用了受污染的蔬果。

中國的經驗重申了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謹慎規劃的必須性。該非洲地區的這種水系統仍然在調配初期。此外,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也面臨額外的氣候變遷挑戰,並很可能加劇已經動盪不安的氣候問題。

「投資灌溉是因應反覆無常的氣候的關鍵,但其效應也會在接下來數十年擴大。」克洛先生說道:「非洲會犯下跟中國一樣的錯誤,為龐大的經濟體系帶來棘輪效應 並造成社會衝擊嗎?」但已出現提供更高效率的有效解決方案。

在IWMI的太陽能灌溉指導手冊中,抽水機可透過將多餘的太陽能回售給公用電網,鼓勵農民更有效地抽水與減少過量抽水的風險,則可互抵可能衍生的環境成本。

另外一項經IWMI測試有效的現代科技則是浸潤前頭探測器,這可幫助農民們測試自己的土壤澆灌是否得宜,並幫助小農測量自己的灌溉需求。
對默罕穆德.巴薩(Mohamed Bazza),聯合國的糧農組織(FAO)的資深官員來說,投資灌溉的需要顯而易見。
「終止飢餓與貧窮十分可行而且平價,」他這樣說:「非洲有極為重要的水資源相關契機,然而僅有百分之五的可用水被開發使用,剩餘的就在那兒等著被開發。」
「我們知道鄉村發展是一項好的投資。雖然沒有銀子,但是所需的是更全面的從政策著手。若要為貧窮一戰,各方前線需要有所行動。」

在最後的報告中,於東安格利亞大學教水資源與灌溉政策的布魯斯.蘭克佛德(Bruce Lankford) 教授辯稱,雖然灌溉與工程專家扮演重要角色,最佳的思考方向應該從農地裡的那群人著手。他建議,對農民來說最重要的水資源管理服務應該是提供資訊。

他說:「要按持續變動的需求,相對的提供持續應變的供應十分困難。這是因為農民們通常對於相關數據的認知太少。」

「我的看法是,與其差派專家,不如讓居住距離4公里以內的居民開始互通有無。」
卡麥隆勳爵(Lord Cameron)於三場鄉村建設研討會的首場結尾提出,目標是要找到一個成功管理水資源的方法,並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展開一個上至政府,下至人民的水資源管理文化。

 

資訊來源:https://wle.cgiar.org/can-groundwater-irrigation-be-%E2%80%9Ctriple-win%E2%80%9D-smallholder-african-farm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