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世界水資源日 他和她在工作中與「水」的不斷相遇

Category: 2016 Created: Tuesday, 22 March 2016 17:52
Hits: 1467

聯合國蒐集了各行各業對自己的工作與水之間的觀察,我們的工作多半很難脫離水,不論是直接相關或是間接相關!本年度的主題亦是希望提醒大家多從這些行業中關注其勞動問題. 

1 Kantoga

凱瑟琳‧芬頓(Catherine Fenton)

2016年2月16日

我的工作,就是用刷子從裝滿水的舊果醬罐裡沾水開始。水決定了我繪畫內容的流暢程度,改變作品的質地、強度,而且往往改變了作品要傳達的訊息──飽含水分的透明、清晰的色彩,或是僅加入少量幾滴水的沈重、強烈、更濃的顏料,它們可能創造出完全不同的情緒或感情。邊喝著咖啡邊作畫時,這代表我有時會在我的杯子裡看見漩渦圖案的畫,好像我是在咖啡裡用畫筆沾顏料而不是在果醬罐裡。

 

法國雅斯明娜(Yasmina)

2016年2月2日

我聽說每天都有數千名孩童只因為飲水和衛生條件不足而死亡。就我自己擔任的褓姆工作來說,要照顧好小嬰兒,足量和優質的飲水是真的很重要。我很難想像必須費心思考怎麼善用每一滴水的情況。

 

麗莎和艾瑪,「讓它延續下去」

2016年1月28日

我們在時尚界工作,這一行需要很多水──從種植纖維作物到印染與洗滌衣物都得用水。對我們來說,因為我們就如同海裡的魚、土地上的作物、在公平的條件下工作的人們一樣,所以做出能夠永續發展的選擇應該是顯而易見的(做法)。

 

Moa2

瑞典莫亞(Moa)

2016年1月27日

「我有一個與年輕人共事,跟平權問題有關的辦公室工作。我喜歡咖啡,靠它讓自己腦袋保持清醒,不過我也明白,必須耗掉多達140公升的水,才只能夠製作出一杯咖啡!很感謝有水讓我心情愉悅,並讓我能專注在日常工作上。」

 

奈及利亞桑娜安卡(Sunanka)

2016年1月26日

「我很清楚,要是我願意的話,我可以把這些產品標更高價,但是我不願意。讓每個人都負擔得起我販售的(洗手用)水壺價格是很重要的。我們試著讓這個社會變成更乾淨、更健康的地方。」

 

奈及利亞,贊恩那布(Zainabu)

2016年1月26日

「他們叫我『鐵娘子』,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叫。我又不兇狠或是怎麼樣。我只是盡我身為巴科里(Bakori)『鄉區水源供應與衛生設備局』局長的本分而已。你們可以真正看到各社區間的差異──過去這幾年來,出現上吐下瀉的情況已經大幅減少了。」

 

蘇珊‧齊黛比(Suzanne Chidiebe)

2016年1月26日

蘇珊‧齊黛比笑著說:「在去年新的幫浦送到村子裡之前,我們每天要徒步行走將近兩英哩去取水。小孩子要很早就起床,而且經常會因為路程遙遠而上學遲到。他們現在比較能準時上學了──我認為他們的老師也會覺得高興。」

 

亞貞‧霍科史特拉(Arjen Hoekstra)教授

2016年1月26日

「我和我的研究團隊,我們的目標是要了解這個世界要怎樣變得更能永續發展、更節能、更能達到用水公平性。最近我們估計,在全世界的大河流域的最大永續水足跡是多少,這麼一來各國政府就可以避免用水量的過度分配。我們也在研究各種產品水足跡的基準,這樣各企業就知道怎樣能夠把它們的用水量降到合理的水準。」

 

挪威卡雅莎(Kajsa)

2016年1月26日

「做為餐廳的老闆,充足與品質好的用水是我每天生活與工作的關鍵。至於我們大多數人來說,我們只要走進廚房或浴室就可以從水龍頭取得乾淨的水。有些女孩子每天得花六個鐘頭走路取水來應付她們的基本需求,這是很瘋狂的事。你能想像每天必須做這樣的事嗎?」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緬甸分會Chief Field Office安妮-西賽兒‧維雅利(Anne-Cecile Vialle)

2016年1月26日

「在我到訪過的每個開發中國家裡,我遇見的各個社會階層的人,他們的第一要務,往往是取得安全的用水。從事和水有關的工作,讓我很榮幸能為了全球人類亟需共享的需求之一來貢獻心力。」

 

迪倫‧隆尼(Dylan Lunney)

2016年1月19日

做為一個非營利組織的通訊部長,把「取得安全飲水是基本人權」這個訊息傳播出去是我的工作目標。我探索了不同的方法來提高大家的警覺。到目前,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個方法,是我們拍攝的一部短片,影片裡我和我老闆用推車推著一個馬桶在紐約市街上到處走動。

 

伊賽雅‧波庫涅維茲(Izaiah Bokunewicz)

2016年1月18日

在我們的州立大學地區高中的小型垂直式農耕系統裡,我們的作物是透過一種計時型滴水系統來供水,一次只滴一滴水。州立大學是賓州中部比較大的鄉村地區中間的一個小型都市城鎮。在我們的垂直式農耕系統裡,我的目標是要向比較大的州立大學社區展示,我們可以用什麼方法,每天只用極少量的水和陽光,就能有效率地生產農作物。

 

拉納吉‧庫瑪‧孟達爾(Ranajit Kumar Mondal)

2016年1月15日

我從事和水相關的工作,藉此賺錢養活家人。孟加拉西南區很缺乏飲用水,所以我很高興能和弱勢團體工作,在飲水危機時期做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