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裡的髒東西:揮之不去的化武陰影

Category: 水新聞 Created: Wednesday, 13 August 2014 10:56
Hits: 899
作者:Dr. Steve Katona (Managing Director, Ocean Health);翻譯:薛郁欣;審校:林育朱

我小時候總夢想著那些深藏海底的有趣物事和秘密:奇形怪狀的魚、大烏賊、沈沒的海盜船和藏著黃金和珠寶的木箱子,或許你也曾這樣幻想過。長大後,雖然還懷抱這些夢想,但是多半已經被佔據海底的塑膠、瓶瓶罐罐、污水、污泥、地鐵車廂、沉船、數不清的桶裝工業化學廢棄物或放射性廢棄物破壞殆盡。

海裡的髒東西:揮之不去的化武陰影

如今真正破壞我美夢的是那些躺在海底並正在造成危害的廢棄化學戰劑(chemical warfare agents , CWA)。自第一次世界大戰、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到越戰,甚至到1990年代,許多國家不停地將數以千計噸含有致命化學物質的炸彈、彈藥、地雷和鋼桶丟入海裡,就像他們丟到陸地上的某些地方。這些化學物質除了用於戰爭,毫無用處!包括用來刺激敵軍的皮膚(芥子氣[1])、刺激鼻腔喉嚨(亞當氏氣[2])、造成瞎盲(催淚瓦斯[3])、窒息(光氣[4],雙光氣)、甚至摧毀他們的神經系統(塔崩[5])或毒害身體(氫氰酸)。

許多國家用海拋方式處理戰爭期間未使用的化學戰劑,另外一些早在戰爭時期隨戰艦沉沒海底。通常他們會將這些化學戰劑直接丟棄或用鑿沉船隻的方式棄置在深海和難以抵達的海域。有些時候,這些化學物質在船隻離開碼頭時就已經開始洩漏。更糟的是,這些承裝著化學戰劑的木箱可能在從船上拋下後,在海面上漂流許久,在沉落海底之前已將毒性擴散至其他海域。

只有少數人會想到戰時或戰後這些沉入海底的化學物質,即便偶爾漁夫們和海灘遊客有時會遇到這些東西,憶起它們的存在,但大部分的人還是眼不見為淨。舉例來說,白令海峽裡累積了5萬噸的廢棄武器,其中包括1.5萬噸的化學戰劑。

海裡的髒東西:揮之不去的化武陰影海裡的髒東西:揮之不去的化武陰影

1993~2012年期間,漁夫們在底拖時打撈起115件化武物品。1984年,7名漁夫駕駛著單拖漁船,打撈起裝有芥子毒氣的桶子,天黑讓他們難以辨認它的危險性,最後導致7人傷重並送至哥本哈根搶救。另一起案件發生在1997年,一艘波蘭船(F.V. WLA206)打撈起約5~7公斤的芥子毒氣桶,最後他們把這些桶子棄置在海岸旁一個垃圾桶中,翌日,8名船員的皮膚出現嚴重燒灼與病變現象,所幸當時天氣寒冷,氣體蒸散程度較少,船員最後逃出鬼門關。2001年,一艘瑞典籍拖網漁船(SG Delfin)把裝有芥子毒氣的飛彈帶到港口,所有人被迫從當地撤離。

在亞洲,日本環境省統計,在1945-2004年間,二戰中同盟國或日軍傾倒於日本海域的化學武器造成822件廢棄化學武器傷害事件,導致400人受傷,10人死亡。美國海岸也不平靜。根據每日報統計,1944-1970年間,美軍傾倒6,400萬磅的神經毒氣與芥子毒氣、40萬顆彈藥和超過500噸放射性廢棄物在境內水域,範圍橫跨11個州。

1972年制訂的倫敦公約(London Convention)致力於防治海洋汙染,規範了廢棄物和其他物質的傾倒,其中包括武器,然而執法工作難以落實,無法立即阻止一些非法傾倒情事。更糟的是,並不是每個國家都簽署這項公約。

海裡的髒東西:揮之不去的化武陰影

現在的問題是,該如何處置這些廢棄物呢?利用聲納或遙控載具探測已知傾倒地點的那些化學戰劑不是難事,然而尋找那些隨機傾倒的廢棄物就不容易了!而後續的搜尋、打撈、解除和去毒性將所費不貲。

其實有些廢棄物可能比較適合保持原狀,因為外包裝可能已經生鏽或崩解。如果打撈過程中碎裂,將造成毒物擴散,進而危及工作人員或其他人。部分地點的沉積速度(包括有機與無機沉積質)約是數千年增加2~5公分,只要這些沈積物不受擾動,將會緩慢地覆蓋這些廢棄物,因而減少它們對於人與海洋環境的潛在危險性。

然而,把這些東西從海域移除還是能夠促進海洋健康,尤其是那些距離海岸很近的傾倒地點、人為活動依舊活躍的地方或沉積不會發生的區域。舉例來說,夏威夷附近的海拋地點因為強勁海流會帶走沉積物,因此,期待沉積物掩埋這些彈藥將是枉然。

把這些化學戰劑留在原地有何風險呢?承裝它們的容器將持續生鏽和崩解,後續可能釋放出更多化學物質。有毒的武器可能被沖上岸或是被漁夫打撈上來,因此海岸地帶的居民都應該知道並懂得辨識這些物品的樣貌。在白令海峽進行漁撈的船隻都應該隨船配備相關安全防護措施,以保護漁民安全。

海裡的髒東西:揮之不去的化武陰影

我們大概永遠都不知道這些化學戰劑將危害海洋生物到何種程度,雖說很可能僅發生在傾倒地點的周圍而已。目前得知魚肉並不會帶有這些化學戰劑但是已經在傾倒地點附近發現一些它們對於生物體皮膚和器官造成傷害的案例。因此白令海上,捕撈的漁獲混有這類物品都應該一起丟棄掉。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彈藥中所含的化學戰劑並不是汙染海洋的唯一來源,還有隨河流、地表徑流、水流和隨風飄散的各種化學物質、過多的營養鹽、病原和垃圾等。為了達成乾淨海洋的目標,我們只能試圖從海中清除這些物事,和從古早前遺留下來的這些戰爭遺物。

在海洋中棄置這些化學戰劑和其他有毒廢棄物是人海關係中最遺憾的篇章。如今,我們有機會結束這個章節!許多團體,包括國際海洋武器對話(IDUM)[6]、世界綠色十字(Global Green/Green Cross)已經開始關注類似議題。

夏威夷大學Manoa分校的計畫──夏威夷海底軍武評估(HUMMA[7])已經開始進行研究,定位和評估位於珍珠港南方棄置場那些廢棄彈藥的狀況、周遭環境和海洋生物。而蒙特利國際研究機構馬丁中心的反核武研究(Montere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則是製作了互動式全球地圖呈現棄置海中的這些化學武器。

[1] mustard gas,類似的化學武器還有nitrogen mustard,在戰事中沒有被使用,但依毒性被列為化學武器的第一項目,只能在化學戰爭裡使用。
[2] Adamsite,又稱DM
[3] Tear gases,還有α-氯苯乙酮(α-chloroacetophenone)
[4] Phosgene,diphosgene兩者皆為化學常用製劑,雙光氣(氯甲酸三氯甲酯)無色有刺激氣味的液體,紫外線照射會氣化為光氣(碳醯氯)
[5] Tabun,受到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嚴格管制的神經毒素
[6]International Dialogue on Underwater Munitions
[7]HUMMA (Hawai‘i Undersea Military Munitions Assessment)
[8]HURL(Hawaii Undersea Research Laboratory)
[9]WHOI(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
[10]化學武器搜尋與評估計畫 CHEMSEA(Chemical Munitions,Search and Assessment),是歐盟於2007-2013之間贊助研究白令海峽研究 執行機構為波蘭科學院的海洋研究中心
※譯註:正式或非正式傾倒地點的區分似乎在於公告與未公告. 正式的地點是在二戰之後清理戰敗德軍化武時,確定的3個傾倒點 非正式的位置是事發冷戰時刻,因此相關資訊都還未被確認。
[11] 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國際海事組織: 成立於1982年的聯合國海事諮詢組織.

Read more http://e-info.org.tw/node/8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