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各式各樣的自然農法

Category: 水新聞 Created: Sunday, 06 July 2014 05:00
Hits: 1048
作者:簡小嘉

照片是今年春分時,大家清晨6點起床到田裡去看日出的景象。希望每個在土地上努力的人,都能夠像這朝陽一樣!

關於各式各樣的自然農法

今年1月回台灣的時候,在宜蘭遇到一個開始半農生活的大哥。當他聽到我跑到日本學自然農法的時候,立刻打量了我,說:「噢,這麼極端啊。」我立刻知道他想到了什麼。一般跟農有些接觸的人,一聽到「自然農法」,腦中大概會浮現「不除草,不施肥,不耕耘(更了解的人會加上自家採種)」的印象。

當年第一次接觸到自然農法的時候,是在台中合樸市集的「好好務農」的課堂上,聽到MOA的月足先生講到「自然農法最重視的,其實是平常肉眼看不到,地表下的土壤和根系。」從來沒有這樣的想法的我,「啊啊,原來如此啊。」腦中像是被點亮了一盞引路的明燈。

當然這只是概念,具體做法當時的我完全不清楚。

經過這2年,如果說我對自然農法有什麼體悟的話,大概就是:自然農法沒有指導手冊,也無法照本宣科,必須因地制宜,因人制宜。

「自然農法」意指「回歸原點,重視根本」的農法。

不管什麼農法,如果讓「方法」優先,是非常危險的事情。記得曾聽過台灣用秀明農法的人因為堅持不除草,所以和地主大吵架的事情。然而,自然農法本來就不只有農的部分,「自我的修身」還有「與環境,與他人的調和」,都是缺一不可的事。很多人嚮往鄉居生活,搬到鄉下居住,卻忘了去尊重原來就居住於當地的居民的生活脈絡,堅持「我就是要用某某做法」,或者明明借來的是廢耕好幾年的土地,卻立刻種了高麗菜或是茄子。

要先了解環境和作物,再來決定是否要不要除草,要不要耕耘,要不要施肥。沒有一定的準則,沒有一定的做法,所有的事物都是隨環境而變化。但是,「沒有一定的做法」會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因此不管什麼農法都會有一套建議流程,按照自己認同的方法去做當然ok,同時也不要忘記尊重他人。

以我們現在的做法來說,因為哇答畢業於東京農工大,現在在自然農法研究中心任職,達醬十年前是自然農法研究中心的研修生,我則在MOA接受了兩年的自然農法研修。客觀上來說,我們的做法應該是比較偏科學性的自然農法。

借來一塊新的田地時,會先進行土壤診斷,了解土壤現在的狀態,是偏酸性呢,還是EC值(註1)太低,或是鉀鎂鈣鹽類的比例失衡造成吸收困難等等,如果土壤的化學性質中有需要改良的部分,會在栽培前進行改良。舉例來說,偏酸的土壤,經過計算後,投入適量的苦土石灰,讓田地的狀態能在一開始就站在起跑點上。

另外,經過長年的一般栽培,許多的田地通常會缺少有機質,或是線蟲被害嚴重,或是氮素超量,這個時候會先栽培燕麥或高粱等綠肥來進行改良,在出穗前翻耕入土,若是割下覆蓋於地表。

或是將綠肥和作物混植。去年哇答因為要培育新的小麥品種(忘了提哇答是育種師,專職研究培育新的品種,得意領域是番茄),在自家田地撒下了小麥種子,今年我們則在小麥和小麥的中間種馬鈴薯和青椒,茄子等夏日果菜。小麥會吸引瓢蟲等天敵附著,若有蚜蟲的害蟲的發生,也能很快獲得控制。若田地裡只有作物,到瓢蟲附著為止,要花上一段時間,這就讓蚜蟲有了大繁殖的機會。

跟使用不同農法的人交流也很重要。由長野的新規就農者所組成的組織「信州ぷ組」中,有普通栽培,有減農藥栽培,也有半農半自立造屋,栽培的作物也多彩多姿,有蘋果,葡萄,蔬菜,稻米,花卉等等。哇答說,雖然大家使用不同的栽培方法,作物也不同,但是其根本都是『土壤』,為什麼無法互相傾聽彼此的做法呢?大家之所以聚在一起,就是要找出「農的共通語言」。

各式各樣的自然農法

話題扯遠了,在台灣為人所知的自然農法,應該是秀明自然農法,MOA自然農法,還有去年譯成中文出版的《一根稻草的革命》的福岡正信的自然農法。

來到日本才發現流派眾多,像MOA自然農法的源頭是岡田茂吉所創的「世界救世教」,但是因教團的不同,自然農法也各有不同。此外最近備受矚目的,就是栽培出「奇蹟的蘋果」的木村秋則的「自然栽培」了。

以下就幾個我知道的農法:MOA自然農法,自然農法研究中心的自然農法,秀明自然農法,福岡正信的自然農法,川口由一的自然農法,木村秋則的自然栽培,來做簡單的介紹。

有關前三者,其實都是來自岡田茂吉的「世界救世教」。岡田氏在救世教正式設立之前,於昭和10年(1935)便開始提倡無化肥無農藥栽培的自然農法。目前,救世教主要分成いづのめ(izunome),東方之光,主之光三大教團,每個教團基本上都是照著他的思想來實施自然農法,但隨著時代改變,也各有不同的變化。另外,提倡秀明自然農法的「神慈秀明會」的創始者小山美秀子原先也是跟隨岡田氏的信徒,但在昭和45年(1970)脫離,不屬於現在的救世教系統,所以會另稱為「秀明自然農法」。

基本上他們的自然農法的源頭都是岡田氏的思想,因此主幹都是尊重順應大自然,發揮土壤本來的力量,以作物為主體,進行自家採種。堆肥的話,基本上以由枯葉,乾草所堆成的植物性堆肥為主,此堆肥不是用來補充氮素,而是保持土壤濕潤鬆軟,並達到保溫效果,也能讓根系發展良好。

MOA自然農法

MOA自然農法屬於「東方之光」教團,也是我研修了兩年的地方,除了以上所述,它對於資材,動物性堆肥的使用上比較有討論的空間,關於動物性堆肥,原則上不建議使用,除非其來源是可信任的,關於草,若影響到作物生長還是會除去。除了自然農法的部分,另外還設有「MOA特別栽培」,鼓勵不用藥就難以栽培的品項如蘋果,草莓等,減農藥至法定的1/4以下。

示範農場的大仁農場,從數年前開始,不使用任何堆肥,改用綠肥,實施連作,算是回歸到岡田氏提倡的原點。不過自然農法大學校還是有教導我們關於動物性堆肥,培養土等相關知識。

自然農法國際研究開發中心屬於「いづのめ」教團,位於長野縣松本市波田,就是我現在住的地方,哇答也在這裡上班。其自然農法的特色是在育種,培育能適應低肥環境,並能與雜草競爭的種子,除了獨自開發的自然農法育成F1種(註2),同時還有固定種(註3),在來種(註4),自家採種素材(註5),每年會定期頒布種子的目錄,可以上網瀏覽購買。在日本,許多自然農法農家,家庭菜園好愛者會購買他們的種子。還在大仁農場研修的時候,除了一般種苗公司的種子,我們也會購買他們的種子來栽培。

另外自然農法國際研究中心導入了琉球大學的比嘉照夫教授所開發的EM菌。EM菌為Effective Microorganisms的略稱,即「有用微生物群」之意,是酵母菌,乳酸菌,光合成細菌等多種細菌的共生群。他們將之廣泛運用在育苗用土,基肥,灌溉用水等處。

另外,他們也有提供自然農法的研修,比起大仁農場的1年或2年,自然農法中心為8個月(因為長野冬天無法栽培),分為蔬菜,水稻,育種3個課程,每個課程定員兩名,達醬十年前就是育種課程的研修生,當時的老師就是哇答(雖然哇答只比達醬大5歲)。

日本國內提供有機或自然農法研修的單位其實不少,有機會再來做介紹。

秀明自然農法

秀明自然農法的總部位於滋賀縣甲賀市,台灣熟識秀明農法的人較多,僅就我接觸到的秀明自然農法來簡單介紹。

秀明自然農法幾乎完全照著岡田氏的自然農法論述來做,即無農藥,無肥料,連作,自家採種。重視土壤的清淨,因此會透過連作,自家採種來去除土壤和種子裡的「肥毒」。其實作物並不是只會吸收土壤養分的被動體,經由代代採種,作物會越來越適應該地風土,同時也會和土壤中的微生物一起創造出適合彼此的環境。

另外,他們沒有固定的研修單位,但能透過介紹到先進農家學習。

福岡正信的自然農法

福岡正信的自然農法,非常東洋思想,是強調「科學無用」,「人智無用」,「無勝於有」的「無」之哲學。

就我的觀察,岡田氏自然農法在日本多半以信徒為主,而福岡正信因為著作的出版以及國際上的活躍,我碰過的許多從事無農藥栽培的人,就是讀了「一根稻草的革命」後,受到他的精神感召。

他的做法完全是打破常識,如水田不耕起,不育秧苗,直接播種,並在稻子收割前撒下麥子。還有被認為集其思想之大成的粘土糰子,將果樹,蔬菜,藥草等不同種類的種子和在一起,搓成一個個的粘土糰子,隨處擲撒。福岡氏說,在人類決定好的地方播種,怎麼知道適不適合呢?不如交給自然來選擇,原本覺得不可能長出牛蒡的地方,卻意外地長得很好呢。

許多人對自然農法的印象「不耕耘,不除草,不施肥」,就是從福岡正信而來,看這個影片對福岡正信的介紹:

開頭福岡氏便說:什麼都不做,就會成為最好的農法。

與自然共生,順應四季脈絡,何等瀟灑,何等快活,是每個嚮往鄉居生活的都市人的目標。

更正,是山居生活。福岡氏的做法,可以被追憶,可以被尊敬,可以成為偶像,但很難模仿,在日本也未普及。另外鄉下地方的人際關係脈絡,還有與地域協調的農業技術和管理(例如除不除草,可是會影響到鄰里關係的大事)等,都是無法忽略的部分。

福岡氏也說,自然跟放任不同。然而其中的差異,要花上許多歲月,經歷許多失敗,才能明白吧。

但福岡正信的精神深深的植入人心,像是奇蹟蘋果的木村秋則,還有發展不耕起水田栽培技術的岩澤信夫(註6)等,皆受到他的啓蒙而投入,也因此誕生了許多可實踐的自然農法技術。

能有這樣的精神導師,是一件很幸運的事。

川口由一的自然農法

另外一位自然農大家,是奈良的川口由一。川口氏為農家子弟,經歷了使用大型機械和農藥的時代,他受到福岡正信,藤井平司等人的思想的影響,開始實施不耕起,不除草的栽培法,以「自然農」之名在日本廣為流傳,透過在奈良、三重廣為的「赤目自然農塾」向全國發信。

赤目自然農墊也頗有意思,從1991年開始,到2004年的現在,已有300人左右在這邊學習。川口氏認為,決定要做自然農的人,大概都是沒什麼錢,面臨人生方向大轉換期,如從從公司離職的人或學生,所以他不收費,「只要有稻米和蔬菜就餓不死」,自然農墊的營運,則是靠墊生的自主捐款。

因為自然農不用農機械,全部是靠人力,能夠掌握的面積有限,我個人是認為如果不是單純靠農為生,而是想過以農為主的生活,半農半X,另有其他收入源,會比較適合這個方法。

在自然農法三大家中(現在可能還要加上木村秋則),他也是目前唯一還在世的一位。

看得懂日文的,NHK的節目《心的時代 宗教,人生》介紹過他,可以看看。

木村秋則的自然栽培

最後,則是備受矚目的木村秋則了。他的農法以「自然栽培」為名,實質內容也是強調不耕起,不除草,其目的也是創造微生物豐富的生態系,使植物可以順利生長。另外針對蘋果栽培,木村氏還導入大豆作為植被,與蘋果共生,利用根瘤菌來增加氮素。

自然栽培目前也有「自然栽培實踐墊」接受研修,另外各地也會開設很多講座。當然,也有不少人用了自然栽培法第3年之後,會後悔說「田根本就不成樣子,不敢給其他人看到。」理想與現實的距離,仍然存在。

木村氏已經是明星等級了,但回想初讀《一生要做一次傻瓜》時的讚嘆與佩服,唯有像木村爺爺這種不顧外界眼光,一埋頭就是十年的精神,才能夠吸引這麼多人追隨他啊。

此外還有很多流派,我也還在學習,有空再來介紹吧。

其實不管什麼方法,最終都是希望能創造出具有生物多樣性,彼此能平衡共存的生態系。人類在自然與放任之間,找出平衡點,並且還要能夠維持自己的生計,沒有任何農法可以提供教科書,而是要經過不停地摸索,經過千百次的失敗後,才能夠抓到一點訣竅吧。

因此,找個自己喜歡的方法參考看看,最終,還是要跟自己所在的一方土地不停的不停的對話。

註1: EC值(Electro Conductidity):電氣傳導度,是表示土壤肥沃與否的數值。在純水中無法導電,必須在溶有鹽類的水中才能導電,EC值即為水中鹽類濃度的比例。因為與硝酸態氮的含有量有密切的關係,所以也能用EC值來推斷硝酸態氮的多寡。

註2: 自然農法育成F1種:母株採用自然農法栽培所交配而成的雜種第一代(F1種)。比起一般的種苗公司的選拔基準,特別重視能適應少肥,露天栽培等環境。因為是由具有草勢強勁,品質良好,抗病性佳等各種不同性質的親代交配而成,所以此F1種的下一代(F2)雖然會出現各種不同的性質,但較不會有特別弱小的植株出現,經過三四年的自家採種,就能夠育成能適應當地風土的獨自品種。一般的F1種的母株,是形狀和品質均一的純系,若進行自家採種,有可能會出現抗病性弱,草勢不良的F2,彼此間的形態和生長的差異也很大。

註3: 固定種:藉由母株的選拔,培育出遺傳因子安定的植株集團。即使自家採種,也不會出現過大的差異,會慢慢的變化形成適合當地風土的種子。再經母株的選拔,可以讓形狀和早生晚生等性質產生變化。

註4: 在來種 :經過選拔能適應自然農法的栽培環境的品種,有草勢強勁和抗病性佳等優點。為了不破壞其品種遺傳因子的平衡,維持其特性和差異性,不會進行過於嚴格的選拔。

註5: 自家採種素材:外觀和果實看起來是相似的植株集團,實際上比固定種具有更多的遺傳變異性。經由選拔母株,加以培育,可以育成獨自的品種。

註6: 岩澤信夫:提倡冬天不湛水不耕起的水田栽培,在日本也出版了許多著作,不耕起栽培普及會 繼承其遺志,推廣水田的冬期湛水和不耕起移植栽培,每年舉辦「自然耕墊」講座。

Read more http://e-info.org.tw/node/10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