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輿圖】漢堡的日日春危機 雞肉過多拉警報

Category: 水新聞 Created: Friday, 19 December 2014 03:06
Hits: 991
作者:Barbara Unmüßig(Heinrich Böll 基金會會長)、Magda Stoczkiewicz(地球歐洲之友董事);編譯:高妙嬋;審校:王莉雰、楊璧如

已開發國家對雞肉的攝取量已經超過了牛肉,而現在雞肉的生產已高度工業化。亞洲對雞肉的需求成長最為快速,那些不吃豬肉和牛肉的人都轉而選擇雞肉。

【肉食輿圖】漢堡的日日春危機 雞肉過多拉警報

雞肉不可動搖的地位:便宜 換肉率高 成本低

雞肉工業化生產是目前成長及變化最快速的全球化肉類工業。預計到2020年全球將會生產1億2400噸的雞肉,僅僅在10年間就成長了25%。中國生產量的成長將是世界第一,比起2010年已經成長了37%,緊追在後的則是巴西(成長了28%)。

美國及歐盟的成長量則預估將會低於平均,分別是16%以及4%;南亞則被認為是對雞肉需求變化最大的地方,預計在2050年時成長量會多於7倍以上,主要是因為印度對肉類的需求大幅的提升,預估將會有將近10倍的成長量,從每年1億500萬噸增加到9億9200萬噸。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資料顯示,這些數據是由每人平均而不是以人口成長數去計算的。需求成長量最大的是都市地區,整整比郊區多了兩倍之多。

為什麼人們喜歡用雞肉勝過其他肉類呢?價格是其中一個因素。飼養雞的價錢比飼養其他種類的牲畜還要來得便宜。即使生產的成本可能因為飼料價格變貴而提高,但是比起養其他牲畜來說,雞的換肉率比其他動物來得高。不像牛肉和豬肉,很少會有宗教或是文化禁止吃雞肉。此外,在文化上較喜愛吃雞肉的國家被認為對肉類的攝取量將會提升。

雞肉的生產方式將會有所改變。目前雞隻的畜養還是以小規模的方式在自家後院居多。但是可以預期的是大規模的飼養將會取代以上的方式。飼料將會在不同地區進行密集的生產,鳥禽類的活體市場及交易商則將會減少。數量眾多的小屠宰場及零售商則會被少數大規模的屠宰場及零售商所取代。

肯德基「速生雞」醜聞 大規模飼養爆食安危機

中國雞肉生產正在迅速的工業化,有7成轉為飼養嫩雞以及母雞。麥當勞和肯德基等超市和速食連鎖店的快速擴張,也加速產業轉變為大規模的生產。數百萬個小型的雞肉生產商已經消失了:在1985年到2005年間,有7千萬個小型生產商離開這個產業。小型農場已經式微。在1998年時,這些擁有為數不超過2000隻禽類的農場生產的雞肉占了全國62%,然而到了2009年比例下降到只剩下30%。同時,年生產量超過1億隻的大型農場從1998年的2%提升到2009年的6%。

然而因為雞隻的數量如此的龐大,要控管食物的安全性就變成相當的困難。很多工業化生產雞肉的廠商為了防止疾病傳染和使雞隻快成長,會加入抗生素和其他添加物到其飼料中。雖然中國有一長串的飼料添加物禁止名單(有些在美國可合法使用),但是成效不彰。

2012的12月,中國國家電視台揭露了六和集團「速生雞」的醜聞。六和集團是中國知名的雞肉生產商之一,其為新希望集團的子公司,而新希望集團則是中國最大的飼料公司,同時也是全球知名飼料公司之一。有多達18種的抗生素被發現添加在飼料裡的混合物,以便加速雞隻的生長。這些雞可以在短短的40天內從30克長到2.5公斤大。六和集團是肯德基主要的雞隻供應商之一。因為這個醜聞,百勝集團(肯德基的母公司)不得不承認在2010年六和集團供應的雞隻中,有部分被驗出過量的藥物殘留。

該醜聞引起中國媒體大肆撻伐,造成肯德基的銷售量急速的下降。對此,肯德基聲明將會更加嚴格控管其供應鏈,同時將不再以雞隻成長為重首要目的。在這樣的系統裡沒有傳統垂直整合雞肉工業中的獨立小型生產商或是契作農民。取而代之的是,肉類處理公司擁有所有的相關的部分,控管土地和水的資源,雇用養雞的工人,也就是把農場變為工廠。

儘管爆發了禽流感,他們便進一步的增加雞肉的生產量來度過這次的食物安全危機,並未因此而放棄工業化生產模式。自從1996年時在中國南方養鵝的農場第一次發現禽流感後,此種疾病並傳染至60個國家之多。自從2004年起,中國每年都有禽流感爆發的案例,除了2011年。

【肉食輿圖】漢堡的日日春危機 雞肉過多拉警報

然而,中國的趨勢呈現了全球的發展方向。在雞肉生產快速擴張的國家,雞肉的生產、市場和處理的設備已經逐漸整合為一個連鎖市場,由少數大型的公司所掌握。這將會影響現在以養雞維生的每一個人,尤其是女人,因為她們是目前全世界養最多家禽的人,而這也將會影響消費者所吃的雞肉的品質。

你吃的漢堡裡有除草劑「日日春」?

如果肉類、牛奶和雞蛋裡有殺蟲劑、除草劑或是藥物殘留,那最後也是我們攝取進去。到底嘉磷塞(一種在種植基改大豆時所使用的廣效性接觸型除草劑)會對我們人體造成什麼影響仍是個謎。而這項法律的漏洞意味著,我們可能吃進了我們未知的東西。

嘉磷塞是全世界銷售最好的化學除草劑。1970年時,美國一家名叫孟山都的公司,將其命名為「年年春」並申請專利。

該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種子生產商,其嘉磷塞的生產量佔了全球的大半數。2011年,這項產品佔了該公司淨銷售額的27%。因為該項專利於1991年和2000年時分別在美國之外的國家以及歐盟失效,因此孟山都必須研討出一項新的策略去保護它的市場佔有率。同時也要對抗它的競爭對手─巴斯夫、先正達、拜耳等公司,它們都有生產自己的含嘉磷塞之除草劑。孟山都推出了名為Roundup Ready的基改作物,可耐除草劑。該公司在一項控制野草的計畫中,鼓勵種植Roundup Ready大豆、玉米以及甜菜根的農民購買公司裡相對應的除草劑。

歐盟裡大部分的牲畜都是以大豆來作為飼料,尤其是基改大豆。而基因改造的唯一好處」是它使得那些改造過的食物能抵抗嘉磷塞。其為一種廣效性的殺蟲劑,可以用來殺死牧場上除了基改作物外的所有植物。

【肉食輿圖】漢堡的日日春危機 雞肉過多拉警報

耐除草劑的大豆是世界上銷售最好的基改作物。目前全球有85%的基改作物是耐除草劑的,而大多數為孟山都公司的Roundup Ready系列產品。在2012年,Roundup Ready大豆的數量超過世界所有種植基改作物的一半。它們種植在南美和北美,大約佔地8500萬公頃,主要外銷到中國以及歐盟。耐除草劑的大豆是在密集牲畜生產區用來餵食家禽、豬、牛等動物。而歐盟的基因改造標籤法裡的一項漏洞,使得用基改作物餵食動物所生產的肉類、奶製品以及雞蛋,都不用貼上基改標籤。

為什麼吃肉的人要擔心?因為在人們攝取的食物中,嘉磷塞的殘留量目前可能還很低,但是人們對嘉磷塞的安全疑慮卻日漸增長。問題在於嘉磷塞是關於整個體系的除草劑。也就是說,它會從植物轉移到葉子、穀物或是水果。它不僅無法靠清水沖洗掉,也不能藉由烹煮來去除它。即使嘉磷塞的殘留物被冷凍、乾燥或是加工,它仍然可以在食物和飼料中穩定地保留一年或是更久。

【肉食輿圖】漢堡的日日春危機 雞肉過多拉警報

這意味著用基改大豆餵食的牲畜吃進了大量的嘉磷塞殘留物。工業研究指出當牲畜被餵食許可範圍內的嘉磷塞,在牠們生產的牛奶、雞蛋以及牠們的肝臟和腎臟的殘留物目前可能還很低。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正在計畫檢查動物產品裡嘉磷塞殘留物。EFSA表示,肉類也包括在其中,因為考慮到嘉磷塞廣泛使用在作為飼料的作物上,「牲畜暴露在充滿嘉磷塞的環境…這是可預期的,而這便導致從動物生產的產品中有嘉磷塞殘留。」

在第一個基改作物被種植出來後,美國環境保護局於1996年時把在大豆裡的嘉磷塞殘留物限制,從一公斤含量0.1毫克提高到20毫克。而這個數字最後變成全球規定嘉磷塞殘留物的最大量。數據顯示在經過一禮拜的曝曬後,仍然有1%的嘉磷塞殘留在人體裡。因為嘉磷塞被廣泛使用,所以人們暴露在充滿它的環境裡。但是也就因為現實生活中處處都有嘉磷塞,我們其實在長期攝取微量的嘉磷塞,而這是無法被檢測出的。到目前為止,歐盟還沒有正式檢查進口基改大豆裡所含的嘉磷塞殘留物。

這個後果相當嚴重。已經有研究顯示嘉磷塞會影響人類的荷爾蒙系統,它會在如懷孕等的特定階段,造成不可逆的結果。此外,嘉磷塞除草劑也已經被證實對基因是有毒害的。也就是說,嘉磷塞會干擾細胞正確複製去氧核醣核酸(DNA)以及繁殖的能力,這都有可能導致基因突變或是有更大的風險─癌症。在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嘉磷塞除草劑被用來控制古柯鹼的生產,而已經有研究發現基因損害的案例以及在噴灑過程中失敗的比率有提高的跡象。在生產大豆的阿根廷恰可平原,人們罹患癌症的機率在近10年來增加了3倍。

而在美國南方種植大豆的地區也發現產下畸形兒的比例增高。有一項研究指出在巴拉圭,住在灑有嘉磷塞的農田1公里內的孕婦產下畸形兒的機率,比其他地區的孕婦高了兩倍。

Read more http://e-info.org.tw/node/104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