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建壩爭端:聾子的對話

Category: 水新聞 Created: Thursday, 12 April 2012 13:00
Hits: 2820

地處印度東北部邊疆的阿魯納恰爾邦正在成為印度新的能源產地。國有和私有企業已經提出要在該州建立168座大壩,建成後預計水力發電能力可達5700萬千瓦。阿魯納恰爾邦東與緬甸接壤,西與不丹毗鄰,北部是中國,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阿魯納恰爾邦的水電計畫涉及巨大的經濟利益。從2010年到2011年,阿魯納恰爾邦僅水電專案手續費和開發商保險兩項收入就達到了16.87億盧比。除了上述小水電專案之外,阿魯納恰爾邦還在計畫在卡門、蘇班西里、桑朗、迪邦和洛西特等五條主要流域修建超大型的水電項目。

印度建壩爭端:聾子的對話

全部水壩專案選址均在布拉馬普特拉河以及阿魯納恰爾邦和下游阿薩姆邦境內支流上游。布拉馬普特拉河發源自西藏,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之一(在中國境內稱雅魯藏布江,在孟加拉境內稱賈木納河)。印度東北部地區以植被、動物和文化的多樣性著稱,而滋養這一地區大部的正是布拉馬普特拉河與巴拉克河。

在印度東北部地區修建大型水壩的計畫正成為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對水壩計畫的敵視已造成一系列騷亂事件,其中大多數都發生在阿薩姆。下蘇班西里水壩目前是爭議的焦點。該項目設計發電能力200萬千瓦,印度國家水電公司目前正在進行建設施工。項目選址在位於布拉馬普特拉河支流蘇班西裏河下游的格魯卡姆克,地處阿薩姆與阿魯納恰爾邦邊界,是印度目前正在建的最大水壩。

然而,由於遭到阿薩姆農民組織KMSS(Krishak Mukti Sangram Samiti)為首的各方反對,格魯卡姆克項目的施工自去年12月16日以來就幾乎一直處於停滯狀態。抗議者稱,大壩會影響布拉馬普特拉河的水流,而這不僅將危害下游農田的灌溉,更可能為這個本來易澇的地區帶來更多的水災之苦。抗議者與警方發生多次衝突。警方在一次衝突中開火,致使多名抗議者受傷。

此外,規劃中的Demwe河下游水電專案也引來了越來越多的不滿。這個計畫發電能力175萬千瓦,選址離阿魯納恰爾邦境內洛西特河上的印度教聖地布拉馬肯得湖僅800公尺之遙。報導稱,這個總耗資1300億盧比(約合26億美元)的項目將導致4.3萬棵樹木被砍伐,包括孟加拉鴇及恒河河豚在內的多種野生物種受到威脅。

圍繞大壩工程的不同聲音不僅在電視和其他公共論壇上引發激辯,更引發抗議、摩托(車)集會、道路封鎖、甚至暴力事件。反對修建大壩的倡議人士堅稱,工程師和技術官僚根本沒有考慮到水壩對下游人的口影響;政府必須讓社會科學家參與決策,因為他們深知,某些族群因水壩工程而被迫搬遷之後,他們的族群身份便會徹底消失。

錫金的勒嘉人和阿魯納恰爾邦的義都米什米人等少數族裔都曾表示,他們擔心大型水壩專案的修建會對他們的故土產生不利的影響。但與此同時,阿魯納恰爾邦的20多個主要族裔則支持修建大壩。環保主義者認為,這些支援大壩工程的族裔與執政的國大黨有利益牽連,而那些會因大壩修建而搬遷的,來自較小的部族,說話分量輕。

年輕的拉朱•米米是抗議活動積極分子,來自阿魯納恰爾邦的義都米什米部族。他向我解釋說,他所在的部族共有1.2萬人,一直都在抗議位於下迪邦山谷、設計發電能力300萬千瓦的迪邦水電計畫:「整個施工過程從未考慮人民的意見,也沒有任何民眾參與。大多數本地人都以務農為生,對於如此大規模的水壩專案根本沒有任何準備。水壩建成之後,他們無論在文化上、經濟上還是在政治上都將更加邊緣化。」米米還表示,專案開發商用金錢或者其他好處的承諾換取了大部族的支持,而大部族也將水壩項目視作獲得權力和財富的捷徑。

非政府組織桑朗對話論壇一直在反對阿魯納恰爾下桑朗270萬千瓦水電站和上桑朗1000萬千瓦水電站的運動中扮演領導作用。(雅魯藏布江自中國流入阿魯納恰爾邦之後的河段稱作「桑朗江」,再下游才稱作「布拉馬普特拉河」。)論壇發言人維賈伊•塔拉姆表示:「阿迪族(人口超過15萬)居住的帶狀地區將修建43座大型水壩。這幾乎要將我們趕盡殺絕。我們的語言、森林、河流、文化、傳統,還有我們的身份,都會徹底消失。」
「這是屬於我們先輩的土地,現在他們卻要求我們把這塊地方騰出來。征地補償金少的可憐—只有每公頃15萬盧比(約合3000美元)。」他補充說,村裏的長者反覆懇請當局允許桑朗江「按照它自己的意志流動」。該組織對小水壩的修建則表示支持。

水壩的選址均是生態熱點區。野生生物學家菲羅茲•艾哈邁德說:「從長期來看,水壩能 『殺死』河流及其生態系統,所有植物、動物以及人類都難逃其害。像河豚、大象和老虎這樣的野生物種都將受到影響。」水壩還會根據發電的需要而人為地改變河水流量,從而嚴重地影響到魚類和其他水生物種的生存。

開發商則指出,每個水電計畫都通過了細緻的環境影響評估,獲得了中央和州政府的批准。根據印度現行法律,公開徵集受影響群眾的意見—也稱作「公開聽證會」——應該是環境影響評估的一部分。抗議人士和當地居民則表示,這些所謂的聽證會根本就不透明,也無法全面地反映各方的意見。

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印度各州或者中央政府會聽從反對者的意見。除了這些項目的水力發電潛力之外,印度的安全事務專家們為水壩的修建提供了新的支援理由。來自知名智庫印度國防分析研究所的梅德哈•彼什特近日撰文指出:「之所以說印度政府應該儘早推進阿魯納恰爾邦的水壩專案,還在於水資源使用權對於共用河流的不同國家具有戰略重要性。過去幾個月中,中國分流布拉馬普特拉河的計畫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因此,應該將阿魯納恰爾邦興建水壩的高潮放在更廣泛的大背景中進行審視,即印度要建立布拉馬普特拉河水資源的『優先使用權』。」

印度國內十分擔心中國會將布拉馬普特拉河水引到缺水的北方地區。雖然中國政府已經明確表示已經放棄了這條不切實際的「南水北調工程」西線計畫,但每次中國國內傳出任何支持該計畫的聲音,印度就會十分緊張,中國政府也不得不反覆闢謠。根據北京權威人士的說法,雅魯藏布江中國境內河段目前只有一個在建水電工程;而且這唯一的一個在建工程是一個 「河床式」水電計畫,也就是說不需要水壩蓄水。北京方面的一再保證並未消除印度的不安,而相關問題的研究人員則認為,如果中印雙方能就布拉馬普特拉河水資源的共同利用達成一項公平透明的協議,對雙方都有好處。

目前圍繞水壩的爭論一個主要的問題便是缺乏資料。「現有的科學資訊和檔檔案太少了,根本沒法進行有益的辯論,」曾研究布拉馬普特拉河流域和當地水壩專案的非政府組織Aaranyak高級科學家帕塔•喬蒂•達斯如是說。公有領域中有關河水流量季節性變化的資料都很少,有關大壩將對水流產生何種影響的資訊更是無從獲得。類似地,資料的缺乏使人們很難對大壩的生態影響作出準確的判斷。

此外,人們對於居住在這一地區的很多族群的生活方式同樣知之甚少。目前,水電計畫的支持者正是利用這種資訊的缺失,將那些對水電計畫的批判斥為「不過是一時激動的感情宣洩」。但這種隔閡未來可能會給壩區居民的重新安置工作帶來嚴重的障礙。

除了水壩計畫的鐵杆支持者和堅定反對者之外,印度東北部地區的普遍民意傾向於在科學意見的基礎上達成共識。但無論是對於物理學家還是對於社會學家來說,擺在他們眼前的都一塊未知的水域。必須馬上採取行動,對整個布拉馬普特拉河流域的水文、生態和社會特徵進行更加細緻的研究。

原文連結 http://e-info.org.tw/node/76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