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銅礦需求不休 智利環境惡化不止

Category: 水新聞 Created: Thursday, 18 September 2014 05:00
Hits: 654
作者:Kamilia Lahrichi(阿根廷記者)

智利精煉高規格銅滿足中國需求,給嚴重乾旱的北方地區帶來壓力。2012年,智利80%的銅都出口到了中國,且數量仍在增長。

中國銅礦需求不休 智利環境惡化不止

走近丘基卡馬塔銅礦旁的「鬼城」,風從耳邊呼嘯而過。「鬼城」位於智力的阿塔卡馬沙漠,海拔約2800米;城中空置的房屋和店鋪都懸掛著「禁止入內」的標識,街邊的警示牌也都寫著前路已封。

這裡曾居住著25,000名在附近丘基卡馬塔銅礦(全世界最大的露天銅礦)工作的工人。然而2008年2月,住在這裡的最後一家人也搬走了。採礦給這一地區帶來了嚴重的污染,已不再適於居住。因此,智利國家銅業公司(CODELCO)(智利最大的公司和銅生產商)將員工和家屬遷到了17公里以外的沙漠綠城──卡拉馬。

「鬼城」貿易仍舊活躍 沙漠風加劇污染

城雖然空了,但銅礦還在全力運行。這座銅礦是CODELCO公司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滿足公司最大客戶中國不斷嚴苛的要求,整個公司都在開足馬力地生產。

公司的口號是「發展CODELCO,興旺智利」。公司(直接或間接)僱傭員工67,000人,銅礦儲量7700萬噸,佔全球儲量的20%,位居世界之首。公司還聲稱其​​產量佔全球銅產量的10%,總計約7.97億噸。

「但這還不足以滿足客戶的需求,中國需要高品質的銅」,CODELCO的代表人迭戈·干地亞如是說。他還表示:「中國製造平板電腦、手機、相機等高科技產品需要優質的銅纖維;因此,生產中國客戶需要的銅更加費時費力。」

中國對純銅的大量需求也給智利的環境帶來了不小的壓力,這是因為智利採用高污染的生產方式來製造受熱捧的高規格銅。銅礦石從丘基卡馬塔銅礦開採出來後,需要在攝氏200度的高溫下進行冶煉,從而將銅與硫化物和氧化物分離並提純。經過提純的銅或被整塊地運往中國,或被放入模具中,氧化成高密度的黑色粉末。

中國銅礦需求不休 智利環境惡化不止

冶煉過程釋放出大量礦物元素、顆粒物質和硫氧化物,造成環境污染並損害健康。「冶煉嚴重污染空氣」,干地亞在「鬼城」的圖書館裡給我們解釋提煉過程時說道。而阿塔卡馬沙漠上的大風又加劇了污染。大風吹起地表的顆粒物質,使提煉過程中釋放的有毒氣體四處彌散。

採礦帶來的影響 更吃緊的水資源

卡拉馬市環境部門的一名環境學家葉瑞·盧扎在採訪時說:「很顯然,隨著中國銅礦需求的不斷上升,環境污染會越來越嚴重。」

他以加夫列拉·米斯特拉爾礦為例。該礦生產的產品全部銷往中國,僅2013年一年,該礦對中國純銅銷售量就超過了12.8萬噸。這裡的污染就是當地政府目光短淺、只顧採礦發展經濟的有力證據。

他繼續說,「不幸的是,過去的5、60年裡,卡拉馬的空氣、土地和水都受到了嚴重污染。卡拉馬原本是內陸地區重要的商業通道,農業也是其主要產業之一。現如今,來自國外的需求壓力讓這裡徹底變成了礦產區。」

現年33歲的環境工程師奧蘭多告訴我,他曾經負責檢測丘基卡馬塔銅礦的空氣品質,在那座城市待了3年,如今他卻形容那裡「糟糕透頂」。「空氣品質太差了」,他一遍開著車一邊說道,車上坐著一群從聖佩德羅德阿塔卡馬到月亮谷的遊客。月亮谷是個旅遊聖地,幾百年來滴雨未降。奧蘭多的家人在智利北部開了一家旅行社,他現在就在旅行社工作。

水是主要問題。冶煉銅需要大量的水, 這將消耗掉阿塔卡馬沙漠上大量的水資源,而阿塔卡馬已經是全球最乾旱的地方了。盧扎說,「加工過程需要將硫酸和水一起使用,大量的水被蒸發掉了。同時,農業灌溉用水的水質也受到影響。」

接下來是運輸卡車的問題。這些卡車將銅和廢料運出銅礦;在丘基卡馬塔,上百輛卡車來來回回,一週7天、一天24小時地從不間斷。其中德國大型卡車的裝載量最高可達400噸,日本小型卡車的裝載量最高也達到330噸。干地亞又告訴我:「這裡每天需要清除40萬噸廢料」。這些進出於丘基卡馬塔的卡車每分鐘消耗3升柴油。

雖然2013年CODELCO投資了1.81億美元用於改善安全和職業健康問題,但智利人還是在大規模的銅生產活動中付出了環境的代價。銅礦開採和提煉給工人們帶來了嚴重的健康問題,輕至哮喘,重至免疫力降低。實際上,6歲以下的兒童和孕婦是不允許進入丘基卡馬​​塔銅礦的。

奧蘭多說:「許多礦工都生了病,患上矽肺。礦裡的溫度太高。以前,因為沒有任何安全生產標準,許多工人都死於意外。現在終於有了相關標準。」

需求增長vs.結構單一

中國快速的城市化發展每年需要消費全球40%左右的銅供應量,用於製造高科技產品、電纜、汽車、摩托車、冰箱、管道設備等等。

中國如此龐大的需求從智利的統計數據中可見一斑。2013年,中智之間的貿易額比2005年兩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時上漲了22個百分點;2012年,智利80%的銅都出口到了中國,總價值高達140億美元。同年,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出訪智利時說,兩國政府計劃到2015年將雙邊貿易翻一翻,貿易額將達到600億美元。

智利對外關係部下屬國際經濟關係科曾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兩國貿易增長與同期智利銅產量擴大成正比。」

很明顯,智利的經濟發展高度依賴對中國銅出口貿易。2013年聯合國拉丁美洲經濟委員會的一份報告指出,智利對中國出口中,金屬材料佔85%,其中絕大部分為銅。智利可以算得上是拉美地區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但其出口結構過於單一7%的GDP來自對中國銅出口。

中國需求重塑拉美礦業版圖

智利不是唯一一個滿足中國礦產品需求的國家。今年4月,大宗商品巨頭中國五礦集團達成一項價值58.5億美元的交易,買下了秘魯最大銅礦之一的拉斯班巴斯銅礦。這也是中國礦業企業迄今完成的最大收購之一。該銅礦將於2015年投入運營,預計前5年年產量將達45萬噸。中國五礦集團因此成為全球十大銅生產商之一。

根據國家礦業協會的統計,中國國有企業在秘魯投資總額達到190億美元,成為秘魯主要銅製品生產商。但這些企業對當地環境疏於管理的惡名也逐漸傳播開來。2014年3月,秘魯當局對中鋁礦業國際將有毒廢料排放到河流中的行為做出處罰, 中鋁國際不得不關閉其在特羅莫克的銅礦。

迭戈·干地亞在採訪時還說,地質學家在智利北部發現了另一個深及千米的銅礦層,足夠開採50年。看來只要中國對銅的胃口還在,智利就會無休止地開採,污染也會繼續存在。

 

Read more http://e-info.org.tw/node/102094